香山網 珠海人的網絡社區

 找回密碼
 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微信登錄,快人一步

樓主: 龍梭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雪山牧居,我在西部荒野世界的經歷故事(原創連載更新中)

    [復制鏈接]
21
發表于 2019-9-3 14:10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謝謝分享,難得的人生經歷
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2
發表于 2019-9-3 14:11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在山崖邊上看云霧飄蕩,江湖的盡頭是否只剩下孤獨?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3
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9-3 14:25 | 只看該作者
本帖最后由 龍梭 于 2019-12-17 15:35 編輯

二、同伴阿木


未上山前,我曾在山半腰的村莊里短暫居住,當時村里正在鬧“熊災”。

橫斷山脈擁有遼闊的原始森林,地廣人稀山勢險峻,有史以來從未被開發過,是中國熊類分布最多的地區之一。
此時正值玉米豐收季節,山上的熊每天晚上都到玉米地里糟蹋,月黑風高的夜晚,很多頭熊在田地上撒歡,開一個盛大的party,巨熊一屁股就能把一大片玉米桿兒都坐扁了,啃食玉米包兒,發出“嚎嚎”的叫聲,天亮了就返回森林里去。



村民稱山上的熊為“老熊”,看見作物被摧毀得東倒西歪,大家心疼又無奈,因為村民信仰藏傳佛教,不能殺生,對于老熊干的好事也只能干著急。后來有人想出一個主意,在外面到處收集廢舊輪胎,拉到玉米地里各處,燃燒廢舊輪胎產生濃濃的黑煙,產生刺鼻的有毒氣體,方圓幾公里都能聞到,遠遠看去,田地上到處冒出黑煙,這陣勢就像烽火臺一樣,仿佛戰爭即將爆發。



這招果然有效,山上的熊害怕這種氣味,就漸漸不來玉米地里糟蹋了。

我那時候正在村里無事,就給村民幫忙搬運廢舊輪胎去驅熊。

看著田地里升起的黑色烽煙,感嘆美景被破壞了,但這也是迫不得已,老熊實在鬧得人心惶惶。

閑談之中,我好奇問村民,老熊一般住在山中哪個地方?

村民說,熊就在這片茂密的原始大森林里活動,在河灘和樹林里出沒,在崖洞里居住。村民到山上采藥時候,會穿過森林區,熊遠遠看見人一般都會躲起來。再往高處走,是高山草甸區和終年積雪的雪山,海拔太高且空曠,熊不喜歡那里,那里是村民們挖蟲草的地方。

村民告訴我,往山里攀登幾十公里山路到雪峰下,有一片美麗的木屋營地,地名叫“陂降”(藏語音譯)意為“神仙居住的高地”,這是在雪峰下的坡頂,兩山夾峙的峽谷下的一個大草原。

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,你永遠想不到遠離人煙的大雪山腹地里,居然有一片高寒草甸帶形成的大草原。因為這片草甸生長得很豐茂,村民把牛馬趕到這里自由放養,并在這里搭建了放牧和采蟲草的臨時木屋營地。

我對這個地方起了興趣,想到那里居住一段時間,體驗長期的山民生活,并拍攝成紀錄片。

我把這個行動稱為“雪山牧居”。

我在朋友圈里發布這個計劃,想征集一些朋友的建議,大家一片轟動,七嘴八舌的討論,但實際響應的不多,有人覺得這個行動勇氣可嘉的,也有人覺得純屬腦子被驢踢了的,也有坐等我被熊和狼分尸的新聞發布會……

后來還是有一個人響應了,他叫阿木,遠在萬里之外與我取得聯系。

他問我,“這事靠譜不?”

“我哪里知道靠不靠譜,反正就先干吧。”

“行,干吧。”

這個雪山探險的行動,就漸漸有了一些盟友的加入,其中阿木是最早參與的,他從遙遠的江蘇趕過來。


▲圖(阿木)

阿木,一直在城市攝影工作室里工作,按客戶要求拍片,沐雨櫛風,穿街過巷,走南闖北,通宵加班,后期修圖,像一個獨來獨往的游俠。

他說,自己是“一條游走在街巷的野狗”。

而他不甘心當一條普通的野狗,他一直渴望體驗這樣的生活:穿著厚重的軍靴徒步,重返荒野,跟隨一條夢中的山路走出去,永遠不要回頭,攀援山勢險峻叢林密布的峽谷,背后是升騰的火焰還有雪地上留下的腳印。

阿木把手頭上一些工作做完了,就離開城市奔赴雪山,來與我會合,籌備物資,謀劃上山。

盡管后來的拍攝計劃并沒有盡人意,拍到片段都存到硬盤里,還沒有剪輯出來,但仍然收獲一種終生難忘的經歷。


▲圖(萬里獨行,趕來與我會合的阿木)



▲圖(持弓箭和長矛的阿木,不是為了狩獵,而是在野狼出沒的地帶自保)


我覺得最好的生活狀態是,物質至簡,精神至盈。

我選擇嘗試這種荒野里的雪山牧居生活,就是一場人與自然的實驗,一次文化苦旅。

遠方的生活看起來自由如風,可對于很多人而言,回歸只是一種偶然的想法,很難實現。因為山野里根本無法安放得下城市里的靈魂,思維方式格格不入。

在北上廣深打拼的人們,往往會陷入了一種兩難的境地:逃離不甘心,留下很鬧心,有多少人選擇了向現實妥協,把夢想給賣了,換成了柴米油鹽。

但我們還是克服困難來到了遠方,來到藏地邊區,來到橫斷山脈,來到雪山腹地,來到木屋營地。


點評

支持: 5.0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9 14:21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5 09:40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5 08:09
kj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3:09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3 23:25
回復 支持 1 反對 0

使用道具 舉報

24
發表于 2019-9-3 15:26 | 只看該作者
期待更新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5
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9-3 15:47 | 只看該作者
本帖最后由 龍梭 于 2019-12-2 14:56 編輯

三、懸崖上的小山村

1909年,清朝最后一任駐藏大臣趙爾豐,行軍之時曾路過這里的山區,被之北往南流的大江阻隔,不得不感嘆此地之險要。

嵩山峻嶺,江面寬廣,水流湍急,無舟楫可渡,古時候,人馬全靠竹篾溜索過江,過江之人將身體用繩索捆綁在一形如筒瓦的滑梆上,從溜索一端憑借慣性往對岸滑行。“過溜”時無論人畜往往心驚膽戰,魂飛魄散,且以生命為賭注,每年人貨財物所遭受的損失不計其數。


這種惡劣的環境,在新中國建立后,架橋鋪路,修筑了現代道路才得以克服,昔日路難于上青天,今朝天塹變通途,為往來藏地的客商和游客得到便利。

我們要上雪山,需要沿公路跨過山腳下的滾滾奔騰的大江,再往上迂回漫長驚險的盤山道,到達阿貢村,作為補給大本營,從村里出發,攀援幾十公里山路,到達雪山木屋營地。

這個村莊藏語的意思就是高坡之上的村落,海拔3100米左右,全村只有三四十戶人家。這個村子的地形看起來驚心動魄,是建立在大峽谷上的小山村,房屋修筑在萬丈懸崖之上,腳下是奔騰而過的滾滾江水,曾有牛馬在村里走不穩,摔下懸崖,當場粉身碎骨。


(▲圖:修筑在懸崖頂上的村莊,地勢險峻,放大圖片可見)

(▲圖:村里的環境)

進入村莊是一段盤山路,迂回約十來公里,有99道彎。道路都是在懸崖上蜿蜒爬升,汽車爬坡也非常吃力,有恐高癥的是不敢向外看的 ,會當場嚇得兩腿發軟。



有一回,藏族村民司機到山腳下拉考察的外地領導和客人,司機一邊在懸崖路上開車,一邊和客人談笑風生,但全車客人鴉雀無聲,手心冒汗,沒有一個人敢說話的。后來修了混凝土山路,情況才有好轉,不過仍然很讓人膽寒。



在5公里外是一個荒廢很久的老村,由于村民在懸崖平坡上集中修了新房子,大家都聚居在一起,所以這個老村自此無人居住了。老村里有將近600年歷史的碉樓,自明朝時候起,就有土司在這些嵩山峻嶺上修筑碉樓,后來清朝雍正皇帝“改土歸流”,土司權力被逐漸架空,碉樓漸漸就沒有人修建了,可以說是見證了歷史的滄桑。



這里的山,真的很大,它廣袤無垠,群山拱衛,山巒疊嶂,不可撼動。



山腳下是河谷,天氣很熱,而到山上是高寒雨林氣候,氣溫很低,常年只有春冬兩季,這是一種冰火兩重天的氣候。

群山包圍著的村莊,叫三姊妹峰,是一個動人的的傳說,三姊妹峰上有一條大瀑布,而村口可以眺望遠處的形如臥著獅子的雪山,是村民崇拜的神山。


(▲圖:臥獅形狀的雪山)

山里很多藥材,所以又名藥山。村民采集下來的松菇,雪耳,椿菜,野莓,桑葚,松茸、當歸、貝母,放在家里殷實了生活。炊煙裊裊,山珍之香味撲面而來。



藏族村民們自祖居于此,大家早已融為一體,村里基本夜不閉戶,路不拾遺。藏家大院里,傍爐火而坐,忙時種田,閑時放牛,喂豬打草,尋花獵獸,閑話家常。

牛馬在狹窄的村莊路上走動,絲毫不怕人。清晨,牛脖子上清脆的銅鈴聲可以傳出很遠很遠,人們在漫山遍野去找牛,就依靠著銅鈴聲追尋牛馬的位置。屋檐二樓上,婦女會打著麥草,喂養牛羊。



男人們白天一般下地里干農活,傍晚回來后,會去靶場里打靶射箭娛樂,這種射箭游戲,一般只有村里男人去,女的從來不去。射箭成績最好的那位哥們,晚上會請客到家里喝酒閑聊。

那天晚上我們到村長家里喝酒,村民們喝醉了,用蹩腳的普通話問我,“你要到雪山上的木屋營地長住很久?

我點點頭。

“瘋了是吧,那里太苦了,我們都不愿意呆的。”

我喝著他們自釀的青稞酒,無法和藏族哥們解析我的行為,我來自繁華的沿海都市,我想嘗試這樣的生活:每天早上打開木屋的門,看到的是雪山,森林,背上弓箭,扛著斧頭,開辟自己的領地,遠離人群和各種規則,自由地生活、思考,去經歷這樣的沉淀和安靜。這種生活一輩子只有一次,之后就返回城市,該干嘛干嘛。

村長叫白瑪,是我的好朋友,一個眉羽輪廓分明的康巴漢子大帥哥,他父親是個獵人,而他是上門入贅到這個小山村里,當地保留著母系社會的風俗,不是娶老婆,而是嫁老婆的,他們全村的男人,都是入贅的。白瑪后來當上了村長,還生了一對可愛的子女,可以說家庭幸福美滿了。


(▲圖:白瑪村長)

白瑪支持我的想法,蟲草季節已經結束了,村民已經不住山上營地了,他把營地的木屋借與我居住。并提議,最近村里都有人上山挖一種叫藏貝母的藥材,我可以跟著村民一起上山。

我大喜過望,有了村長的支持,我就可以放心上山了。

從海拔3100米的村莊,到4200米的雪山木屋營地,因為山高路遠,補充一趟不容易,我盤算著夏天上山,到冬天大雪封山的時候就可以下來了。

我和阿木采購物資,買的都是米面油肉菜等食物,和各種生活物資,足足裝了四大麻袋。



在夏天一個美好的日子,清晨6點,雇了村民兩頭騾馬,裝上我們的生活物資,跟隨上山采藥的村民,興高采烈的出發了。

出發前,我們圍著村里佛塔轉了一圈,拜了八字真言,脖子上掛了白色的哈達,村民說這樣可以祈福保佑平安。



當你面對著這巍峨壯闊的雪山時,你也許會相信,真的有神明在庇佑著這片土地,森林,草地,溪流,各守一方。





點評

支持: 5.0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9 14:22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5 08:10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4:56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3:54
kj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3:19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2:54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3 23:25

評分

參與人數 2金幣 +9 收起 理由
莫亞 + 5
迷途馬 + 4

查看全部評分

回復 支持 4 反對 0

使用道具 舉報

26
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9-3 17:45 | 只看該作者
本帖最后由 龍梭 于 2019-11-30 09:50 編輯

接著上文更新,大家可以一直看下去,花點耐心哈,精彩內容全在往后的章節



四、探秘原始大山,野牛在急流獨木橋上嘶鳴





前往雪峰下的木屋營地,外來人絕不能獨自前往,必須要找村民帶路,高海拔登山不同于在內地登山,不能兒戲,這里高寒缺氧,體力差的驢友根本沒有體力走完全程,很容易就迷路橫死在山上。

應該怎樣做個概念對比呢?很多游客都去過雨崩,但這條登山線路比雨崩難數倍,因為是未開發之地。

由于不通道路,全程走著險峻的羊腸小道,像猿猴攀援而過,如果你腿腳慢,則要從早晨天蒙蒙亮,一直到傍晚入夜才能趕到,極度考驗人的體力。



途中要一路爬坡,從燥熱的風熱河谷出發,穿過雨林,爬上森林,進入高寒草甸區,在進入雪山區域,海拔持續抬升。一天穿越好幾個氣候帶,從熱到冷,這種奇特的自然地理條件,有一個地方很類似,那就是西藏墨脫。



我是親身體會到一天內是怎樣經歷這種環境變遷的,在5個垂直氣候,在冰火兩重天上升了1千米,耗時一整天。

亞熱帶干旱河谷,海拔2600米;

暖溫帶山地,海拔3100米;

寒帶雨林,海拔3500米;

高山草甸區,海拔4100米;

積雪山埡,海拔5000以上。


一開始我和阿木跟隨鄉親們上山,村民趕馱著生活物資的騾子走在前面,我們跟在后面。

藏族鄉親們因為常年采藥,所以腿腳很快,高海拔登山腿不停,氣不喘,我們走走停停,拼命也沒能趕上他們的步伐。



險峻的山路是一路向上攀升的,而且連續十個小時都是這樣,高海拔登山行進非常辛苦,感覺肺要炸了,陡坡攀升,每走十步就要喘氣休息。

曲折蜿蜒的山路,其實不能叫路,只能是山民上山采藥時候踏出的騾馬小道,崎嶇難走。路沿著瀑布水流一左一右的前進,時而路在溪流的左邊,時而轉到右邊。我們有時走在茂密叢林中,有時在溪流中涉水而過。



山上幾乎每天都下雨,這種奇怪的高寒雨林氣候,導致路更難走,即使在參天巨樹下的森林小道中,腳下全是泥濘,踩進去泥漿能沒入小腿。

鄉親們走慣了這種山,趕著馬依然健步如飛,一會兒就沒有了蹤影。只聽見遠處密林依稀傳出騾馬脖子上的銅鈴聲。



而我們渾身濕透,卻沒有衣服可更換。荒山野嶺,莽莽原始大山,如果不跟上藏族鄉親們的步伐,除了餓死,就是給狼、熊、豹等野獸吃掉。

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寒雨林里艱難跋涉,常看見很多直徑達一兩米的冷杉之類的大樹,這種樹在古代是造宮殿的柱子用的,想起古代皇帝不惜勞民傷財,也要鑿山開路把這種木材運出去,不由得驚嘆。



在這種原始大森林里走路,是會讓人有恐懼感的,如果跟鄉親們走丟了,那可是處境很危險的。

好在走過一片密林,只見趕騾馬的扎西都吉坐在石頭上,他發現我們步履蹣跚,走得很慢,于是停下來等我們。



扎西都吉是一個年輕的帥哥,眼睛里總是充滿喜悅的眼神,他對我們這些不遠萬里來雪山體驗生活的城市人感到好奇。

他跟我們說,看見野牛了,拍了照片給我們看。



我后來在百度查了,發現這并不是什么野牛,而是鬣羚,國家一級保護動物,有牛的身體,卻長著鹿一樣的角,羚羊一樣的長耳朵,驢一樣的尾巴,六不像,在森林里獨來獨往,靠喝清純的溪流和苔蘚為生,長得非常健壯。


▲圖(鬣羚,一種山中怪物,有攻擊性)

這種原始大山中的怪物,有一定的攻擊性,發怒的時候會像人一樣直立起來,用前蹄子敲擊自己的肚皮,發出“咚咚咚”的擂鼓一樣的聲音,聲音響徹山谷,也是挺嚇人的。

但村民們并不懂什么是鬣羚,只叫它野牛,好吧,那就野牛吧。

野牛在竹林里喝溪水,喝完后扒個窩,躺著休息,我們一走過去,它就跑回密林深處了。

扎西都吉說,野牛不受人圈養,也養不活。它是山神養的,所以一直在林間走動,吸收著仙氣,不愛與人類打交道。

村民們也接受活佛的戒律,不殺野生的生靈。所以即使中國很多野生動物都絕種了,但在橫斷山脈這里依然可以生息繁衍。

野牛是有靈性的。很久以前,村民們在山間河流的湍急處,用五根巨木搭了一座獨木橋,這樣走過陡峭的兩邊山坡就不需要淌過深邃易危及生命的急流了,等于把兩處山坡連接起來,對上山采藥,動物遷徙都有利。

橋鋪好后,村民下山,突然聽到一聲怪異的叫聲,有點像麝鹿的嘶鳴,遠遠回身一看,只見一頭野牛正在過橋,在橋中間停下來,向村民凝視著,然后又仰起脖子長嘯又發出一聲低吼。

對于這種怪事,村里的老人說,這可能是野牛在致意,表達對人類的感謝。

可能吧,有了這座橋之后,野牛不必再涉過危險的急流就可以到達山對岸,跟不同家族的母野牛約會了。

這片原始深山老林,每一個生靈都是有仙氣的,仿佛科學解析不了的現象。這讓我想起宮崎駿的《幽靈公主》,山林里的動物與人類共存,但不同的是,這里沒有爭斗,更像屈原的《九歌· 山鬼》,“ 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薜荔兮帶女羅。”

這是偉大的佛之凈土, 一個人神共居的世外桃源。



當你置身于那無數的冰川,瀑布,草原,溪流,大河,森林,就像進入古老的香巴拉秘境,一個源于西方的傳說,卻發生在東方的故事。

美好的景色和現實的困苦對比鮮明。



高海拔,登山每走幾步路就要停下來喘氣休息,大約走了五六個小時,穿過密密麻麻的樹林,終于累得走不動了。

但現在離目的地遠著呢,按鄉親們的描述,只走到路的一半。



我們休息一會兒繼續趕路,沿著騾馬腳印痕跡的山間小路,大約又走了三四個小時。

漸漸遠方出現了草甸,視野也開闊了,能看見整個山脈走勢,而且在毫無樹木等障礙物的草甸上,一條路沿著山腰彎彎曲曲向前推進。

廣闊山嶺上的草海,這在寒冷的環境條件下,發育形成了高山草甸地形。植物種類繁多,層次明顯,生長密集,形成平坦的植氈。草類有蒿草、羊茅、黃芪等,小灌木多是柳叢、仙女木、烏飯樹等,下層常有密實的綠色苔蘚。

沿著陡峭的山道,盤旋直下,再穿過狹窄的山口,大山可能是因為它隨著白云瘋跑得太快,常常在措不及防時一腳踏空,結果留下一塊一塊光禿禿的,不長草木的碎石灘。



碎石灘裸露在太陽底下,像渾身疤痕,滿目瘡痍。



當你爬升到4000米的高度,已經可以看見遠方白雪群峰峭拔,云蒸霞蔚;山谷中冰川延伸數公里,蔚為壯觀。而雪線以下,冰川兩側的山坡上覆蓋著茂密的高山灌木和針葉林,郁郁蔥蔥,與白雪相映出鮮明的色彩。



走累了,靜坐草地上休息,和藏族鄉親們一起野餐進食。

其實,坐在草地上,就是在云端。



云霧在草海上飛快的掠過,如同上帝在抖動大幕一樣,時而拉開時而卷起,藍天白云就時有時無,時而又濃霧彌漫,阻斷群山,什么也看不見。

倉央嘉措活佛說,“那一刻我升起風馬旗,不為乞福,只為守候你的到來。”



終于,我已經看見遠處埡口上五彩斑斕的風馬旗了,我們繼續往前走,終于走過一處山埡口,遠眺,一個有峽谷,草原,木屋,牛羊,河流的地方出現了。



這就是陂降木屋營地,海拔4270米左右。



IMG_20180826_114805.jpg (188.69 KB, 下載次數: 239)

IMG_20180826_114805.jpg

點評

支持: 5.0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12-5 14:03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9 14:23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5 08:58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5 08:11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9:29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5:10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4:07
kj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3:39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3 23:26
回復 支持 1 反對 0

使用道具 舉報

27
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9-3 18:19 | 只看該作者
本帖最后由 龍梭 于 2019-12-5 11:24 編輯



五、木屋營地


我們歷盡艱辛,穿越溪谷森林懸崖草甸,耗時一整天才能到達這里,猶如爬到大山的肚子里。在高處往南眺望,兩邊的山經常藏在云霧之中,看不見山頂,冬天時山里布滿積雪,遠處巨大的雪峰若隱若現。其中幾座雪峰名叫芒狂臘卡,措規臘卡。


臘卡在藏語中是終年積雪的雄偉山峰的意思,這些雪峰也是當地藏族人們崇拜的神山。

初到陂降草原,像野馬一樣在廣闊的大草原上撒歡,坦蕩的草原,讓旅人的心境也開闊了。



牛哞和鈴鐺聲響,那是草原上的牦牛,還有很多在遠處的山坡上吃草,肉眼觀察只能變成一個個小黑點,像長途遷徙的遠征軍,有序地穿越草地,向著遠方雪山迤邐而去。

草原上滾動的白云,幾乎連接著遠方的雪山,而雪線上的天空,這呈現出一抹奇異的桔紅色,這大抵是黑夜已經降臨了。



漫山遍野的野花盛開,那是你在城市里看不到的景色,有一條浩浩蕩蕩湍急的溪流淌過草原,這是雪山上融化的水形成的急流,一直往森林流去,然后再流入有人煙的村落,再匯入瀾滄江,這是大江大河的源頭。



溪流的兩側高地,就是鄉親們蓋起的小木屋,大約有十來座。



每年四至五月,開春化雪后,全村的男女老少要帶齊生活物資,到山上住兩個月,采挖珍貴的冬蟲夏草,蟲草只生長高寒雪山草甸區,吸收日月精華,十分稀有,生長周期只有兩個月,過了季節后就會枯萎,所以這期間鄉親們每天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抓緊時間尋找蟲草。

但村莊離雪山腹地太遠了,山路幾十公里,爬上來十分消耗時間體力,為了休息住宿,每家每戶就在山里搭建了小木屋,既方便了挖蟲草,又方便采藥和放牧時候有地方落腳。



我們住在村長白瑪的木屋里,白瑪兄弟自從蟲草季節過去之后就沒上山了,現在木屋一直空置著。其余鄉親們的木屋也是這個狀況,基本都處于無人居住狀態。

這些木屋下面是用石頭壘砌的地基和墻面,上層建筑是原木搭建而成。褐色的樹皮像戰地的偽裝,將房子包裹,與草原的素色形成自然流暢的畫面,粗曠風格的造型,古樸而原始。



推開吱啞作響的柴扉,你會發現,溫暖的爐火與室外的寒冷形成對比。雖然木屋簡陋且雜亂無章,但天蒼蒼野茫茫,好不容易有容身之所,對我們來說,這就是一座座草原別墅了。

簡陋的木屋,麻雀雖小五臟區全,基本設施還是有的,有取暖和煮食的火炕,有鍋碗瓢盆,有簡易的木板床鋪被子,我們已經很感恩,不用在野外露宿已經滿足了。



鄉親為了取水方便,都把木屋建在河流兩側幾十米之內,這個可以理解,如果木屋選址遠離河流,雖然會干爽一些,但取水不便,每天提著水桶來回走,在四千多米海拔的缺氧環境,每走一步路都是一種折磨,何苦難為自己呢。

這是雪山融水形成的河流,水流非常湍急,激起層層氣霧,而氣霧又彌漫到岸邊的木屋上,導致木材,床鋪都是濕的,每天睡覺之前都必須在火坑之上烤被子,才能入眠。


如果能找一個比較干爽,同時取水比較方便的地方那就很好了。但我在草原里走了一圈,發現山中的水汽實在太大了,這種水汽不只是源于河流,還有雪山,森林,早晚溫差形成的霧氣。

最后,我得出結論,草原上存在如此大的潮氣,你住到哪里都一樣的。



我把自己背包里的隨身物件拿出來放好,東西不多,除了一些衣服,和食物。

我們把那些桶和壇壇罐罐搬好,又在外面搬運木板放到地上充當床板,將墻壁周邊漏風的地方填補好,把門加固好,以防野獸的突然襲擊。



我們把木屋修補加固,做好防水補漏,墻壁周邊松散用石頭補上,抹上泥和草,屋頂加了幾兩排木板,防止下雨漏水。這項工程,花了我們不少時間和勞力,尤其是得從遠處搬運石頭,再運到房子里,干完活后直接累癱了。

至于住所的門口,我用釘子把門扣住,這樣,在屋子里是一個溫暖的堡壘,四面都受保護,不怕熊狼等野生動物的襲擊了,夜里就可高枕無憂了。不過后來發現,這種擔心純粹多余,根本不需如此戒備森嚴。



濁灑一壺,風聲流水,草蟲唧唧,在火爐前相向盤腿而踞,也就覓到了“綠蟻新焙酒,紅泥小火爐”的意境。

我們把屋子收拾整理好,防衛構筑好,用幾塊木板把門從里面堵住,然后在地上搭起床,總算是能第一次在山上睡個安穩覺了。

雪山腳下住木屋,也許這就是人生吧。



海拔4300米的雪山草原之上,晚上氣候寒冷,天氣變幻無窮,木屋里也滲透著夜霧的寒意,我睡在滿是潮氣的棉被里,遲遲無法入眠。

在這里,四野無人,沒有超市,沒有飯店,沒有外賣,錢還有什么用處呢?對于我來說,金錢的價值還不如不如一把刀子,一把斧頭。

我的思想完全集中在如何能過上正常的生活。

木屋住所需要改造嗎?

儲備多一點木柴?

食物從哪里補充?

點評

支持: 5.0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9 14:23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5 08:12
kj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4 13:46
支持: 5
  發表于 2019-9-3 23:26
回復 支持 2 反對 0

使用道具 舉報

28
發表于 2019-9-3 21:02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先占個座位搬好小板凳.拿上瓜子 花生慢慢看,經歷可以出書了~小伙子.紙質的東西看起來才讓人更回味。
來自小程序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29
發表于 2019-9-3 22:33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期待樓主加更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30
發表于 2019-9-3 22:57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勾起了當年徒步的記憶:北疆的雪山上的篝火、帳篷及刺骨冰水,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穿越,泥濘不堪的冰湖,雨崩神瀑....,雖然但是筋疲力竭、歷經艱險、車毀人傷,但今天依然渴望再次經歷....
來自小程序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關閉

站長推薦上一條 /1 下一條

 中國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     香山網舉報電話0756-2291229          

QQ|關于網站|廣告服務|誠聘英才|聯系我們|免責聲明|小黑屋|手機版|香山網 ( 粵B2-20120610 粵ICP備08010189號-1 )  

珠海宇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粵公網安備 44040202000013號

GMT+8, 2020-4-7 14:27 , Processed in 0.081816 second(s), 37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双色球sina走势图